《朱子语类》卷二十三 论语五(上)(3)

2016-05-19  |  

  问:"谢氏云:'以其居中,故谓之北极。'先生云非是,何也?"曰:"所谓以其所建周於十二辰者,自是北斗。史记载北极有五星,太一常居中,是极星也。辰非星,只是星中间界分。其极星亦微动,惟辰不动,乃天之中,犹磨之心也。沈存中谓始以管窥,其极星不入管,后旋大其管,方见极星在管弦上转。"〔一之〕

  子上问北极。曰:"北极自是北极,居中不动者,史记天官书可见。谢显道所说者乃北斗。北斗固运转也。"〔璘〕

  问:"集注云:'德者,行道而有得於身也。'后改'身'作'心',如何?"曰:"凡人作好事,若只做得一件两件,亦只是勉强,非是有得。所谓'得' 者,谓其行之熟,而心安於此也。如此去为政,自是人服。譬如今有一个好人在说话,听者自是信服。所谓无为,非是尽废了许多簿书之类。但是我有是德而彼自服,不待去用力教他来服耳。"〔义刚〕集注。

  "行道而有得於身","身"当改作"心"。诸经注皆如此。又曰:"古人制字皆不苟。如德字中间从心,便是晓此理。"〔僩〕

  旧说:"德者,行道而有得於身。"今作"得於心而不失"。诸书未及改,此是通例。安卿曰:"'得於心而不失',可包得'行道而有得於身'。"曰:"如此较牢固,真个是得而不失了。"〔义刚〕

  问"无为而天下归之"。曰:"以身率人,自是不劳力。礼乐刑政,固不能废。只是本分做去,不以智术笼络天下,所以无为。"〔明作〕

  问:"'为政以德',如何无为?"曰:"圣人合做处,也只得做,如何不做得。只是不生事扰民,但为德而民自归之。非是说行此德,便要民归我。如齐桓晋文做此事,便要民如此,如大蒐以示礼,伐原以示信之类。但圣人行德於上,而民自归之,非有心欲民之服也。"〔僩〕

  子善问:"'"为政以德",然后无为'。圣人岂是全无所为邪?"曰:"圣人不是全无一事。如舜做许多事,岂是无事。但民心归向处,只在德上,却不在事上。许多事都从德上出。若无德而徒去事上理会,劳其心志,只是不服。'为政以德',一似灯相似,油多,便灯自明。"〔恪〕贺孙录云:"子善问'"为政以德"然后无为'。曰:'此不是全然不为。但以德则自然感化,不见其有为之迹耳。'"

 
热点推荐
在线背单词
小学数学
电子课本
在线识字
关于我们 |  我的账户 |  隐私政策 |  在线投稿 |  相关服务 |  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2002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精灵儿童网站
联系我们(9:00-17:00)
广告和商务合作qq:2925720737
友情链接qq:570188905
邮件:[email protected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