闹鬼的村子

2016-09-30  | 半山 鬼影 半山坡 

  故事发生在一个幽深的雨夜。

  这天黄昏,天刚擦黑,下着小雨,村民赵大叔像往常一样去后院给猪喂食。

  忽然间,他看到后山的半山坡上有一个穿白衣的鬼影,时大时小,忽高忽低,而且还传来阵阵的抽泣声,那声音听起来好像女人的哭泣声,难道这就是人们传说中的鬼吗?赵大叔感觉后背脊梁直发冷,头皮一阵发麻。

  待他再进屋给猪添饲料时,回到猪舍前,那鬼影却消失不见了!赵大叔感觉太奇怪了,难道真的遇到鬼了?第二天一早,赵大叔吃罢早饭,往村口的小路上一站,就把话匣子撂开了,把昨晚怎么遇到鬼的事情前前后后这么一说,顿时炸开锅了。

  村里有几个胆大的,硬要晚上去一探究竟。

  赵大叔随后就下田去了,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

  山村人指望的还是这几亩地,一年的口粮和温饱全寄托在这几亩薄田上,啥也没有下田当紧。

  晚上八点多钟,村民王二麻子起来解手,忽然听到后山半山坡上好像有窸窸窣窣的声音,还伴随着女人的啜泣声,夹杂着雨点声和呼呼的风声,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。

  他抬头一望不禁惊呆了,那是一个约两米高的庞然大物,全身刷白,披头散发,两只眼睛闪着幽幽的绿光,甚是吓人!这不是鬼是什么?二麻子不敢再看下去,慌忙提起裤子飞奔进屋内,插上门闩,又顶了一根铁棍,这才上床歇息。

  第二天早上,王二麻子在村里这么一说,大家对此事更加深信不疑了。

  赵家沟村闹鬼了!又到了晚上八点多钟,村民张大毛起来看鸡上圈了没有,猛抬头间,也看到了这样一个鬼影,和前两人说的一样。

  这下,整个村庄沸腾了。

  赵家沟村闹鬼了!此事非同小可,一下震惊了村里所有的人。

  大家天一擦黑就慌忙上床歇息,把门关得死死的。

  张淑礼是村里唯一一所小学的语文老师,在这个穷乡僻壤里,像他这样的知识分子并不多见,所以他获得了大家的尊重,口碑极好。

  大家觉得像他这样的老师应该是不迷信鬼神的,他刚开始也是不相信,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他彻底改变了对这件事的看法。

  是一个幽深的雨夜,他去给一名学生补习功课。

  因为这个学生的家离得比较远,所以他骑着自行车沿着村里唯一的一条小路疾驰而去。

  这条小路在一条小河边,一边是茂密的树林,一边是高不可攀的大山,中间的这条小路就显得尤为幽静神秘。

  张老师骑着自行车正在飞驰时,突然听到远处的大山上像是有女人哭泣的声音,那声音忽高忽低,影影绰绰,好像非常悲伤,中间似乎停顿了一下,女人好像在对着坟前低声倾诉着什么,越发让人觉得毛骨悚然。

  这深更半夜的,难道真是人们传说中的“鬼”吗?张老师不敢再往下想,只是加快车速尽快远离这是非之地。

  不大一会儿工夫,张老师就赶到了那位同学家中。

  她是一名学习成绩特别好的女学生,叫曹秋歌。

  张老师每天晚上都来为她补习功课,他不想让这样的好苗子毁了,况且她与自己的大女儿张思涵关系特别好,而且还是同桌。

  在这里顺便提一下张淑礼的两个孩子。

  大女儿张思涵已经九岁了,在村里小学上三年级,还有个儿子叫张思宇,五岁,在村里上幼儿园。

  秋歌进步得很快,这除了她聪明过人之外,还要仰仗张老师的耐心辅导。

  在昏暗的煤油灯下,张老师全神贯注地辅导着她的功课。

  两个小时很快过去了,张老师叮嘱曹秋歌早点休息,就随手关上门,推着那辆破自行车消失在夜幕里。

  不大一会儿,又到了那条幽深的林间小路,张老师心里扑通通跳个不停。

  令他感到震惊的是,那团白色的鬼影还未消去,仍然站在原地纹丝不动,趁着黑暗的夜色,显得更加恐怖。

  一张脸白得吓人,一双眼睛冒着疹人的绿光,在夜幕的掩饰下更加可怕。

  张老师不敢在这个地方久留,慌忙加快车速,箭一般地骑出这条诡异的小路。

  第二天一早,张老师像往常一样去学校上课,想起昨天遇见鬼的事还心有余悸。

  好在有这么多的同学在一起,才感到些许安慰。

  一上午,张老师都是在疑虑中度过的,昨晚的那个女人究竟是人还是鬼呢?张老师越想越觉得这个鬼像他的前妻。

  故事还要从两个月前说起。

  那时候,张老师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。

  他有一个温柔漂亮的妻子叫杨凤兰,她每天在家打扫家务,相夫教子,过着悠然自乐的生活。

  赵家沟村地处鄂西北部山区,四面环山,村子很穷。

  一个月前,有位叫赵文凡的老板看中了赵家沟独特的山区风貌,认为是种植茶叶的风水宝地。

  所以他一回到县里,就跟书记谈了自己的看法,准备在赵家沟村种植万亩茶园,开拓一个乌龙茶的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加工基地。

  书记非常支持赵文凡的想法,还为他拨了三千多万启动资金。

  赵文凡虽说只是高中毕业,但从小就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,敢闯敢干,这也为他以后能取得事业上的成功奠定了基础。

  可赵文凡偏偏看上了张老师的结发妻子杨凤兰。

  那天,赵文凡像往常一样去赵家沟村考察土壤的酸碱性适不适合种茶树,因为下大雨,赵文凡骑着一辆自行车在雨中艰难地跋涉着,可是两个车轮沾满了泥水,一点儿都走不动。

  赵文凡急坏了,坐在地上吧嗒吧嗒抽着闷烟,这时候杨凤兰过来了,她走上前去,帮赵文凡走出了泥潭。

  自此,两人便认识了。

  赵文凡欣赏杨凤兰的善良贤惠,为人热情;杨凤兰崇拜赵文凡的踏实肯干,风度翩翩。

  一来二去,两人便互生爱慕之心。

  只可惜杨凤兰已身为人妻,只好把这份情愫深深地埋藏在心底。

  可是,她在内心深处还是渴望和赵文凡能走到一起。

  张淑礼在学校里是一位人人称赞的好老师,经他教导过的学生有的已做了当地的官员,这也是张淑礼感到骄傲和自豪的。

  最近几天,由于学校安排教师出外培训,需要一个多月时间,所以张老师去了B市,家里只剩下杨凤兰一个人和一对儿女。

  这天,赵文凡又来到赵家沟村考察,他知道杨凤兰一人在家,就去了她家里。

  杨凤兰让思涵和思宇喊他赵叔叔。

  看到赵文凡垂头丧气的模样,杨凤兰心疼地问他怎么了。

  赵文凡说是想她想的。

  他面容憔悴,脸色蜡黄,好像一个小老头。

  杨凤兰就开导他不要这么作践自己,你人又帅,又这么能挣钱,应该好好生活下去,早点儿成个家,找个知冷知热的人,好好地过日子,不要把自己的青春都荒废在我身上了。

  赵文凡说自从遇见你以后,我就没想过第二个女人。

  此生非你不娶,如果你不愿意跟我在一起,那我就打算打一辈子光棍。

  杨凤兰就安慰他要想开些,天下的好姑娘多的是,你这是何苦呢?赵文凡就默不作声了,只是一个劲地唉声叹气,说没有你杨凤兰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?杨凤兰只是一个劲儿地劝他想开点,别钻牛角尖。

  聊着聊着,天就黑下来了,杨凤兰的丈夫张淑礼又不在家,两个孩子吃罢晚饭就上床睡觉了。

  这时,杨凤兰劝赵文凡赶紧回去,要不就在镇上找家旅社住,怕留在自己家里万一让别人看见了不好。

  可是赵文凡却不想走,硬要留在这里,说晚上就在堂屋沙发上将就一夜。

  杨凤兰急了,说你再不走,我就永远不理你了。

  赵文凡后来很不情愿地离开了杨凤兰家,搭乘一辆村里的拖拉机回了城里。

  第二天,赵文凡又来到了赵家沟村,这一次他是准备来投资建厂的。

  赵家沟三面环山,一面向水,的确是种植茶树的好地方。

  赵文凡这天中午又去了杨凤兰家,杨凤兰对他的到来也没感到大惊小怪,只是忙着做饭,她今天想让赵文凡好好地吃一顿。

  炒完菜,杨凤兰又去村里的小卖部买了两瓶啤酒与副食,她要好好开导一下赵文凡。

  聊着聊着,赵文凡就控制不住自己了,看着杨凤兰姣好的面容和一对高耸的乳房,赵文凡全身燥热,抱住杨凤兰就亲了起来。

  杨凤兰开始还推推搡搡,后来就默许了。

  这天夜里,两人睡在了一张床上。

  赵文凡问杨凤兰有何打算,杨凤兰说愿意跟他走,只是有点儿舍不得两个年幼的孩子。

  赵文凡就说我们可以再生一个嘛。

  杨凤兰就嗔怪他:再生一个,我也想念思涵思宇啊!不是你亲生的,你不知道心疼!赵文凡就安慰他:我们经常回来看望他们俩就是了!两人唠叨到半夜,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,杨凤兰早早地起来为思涵和思宇做好了早饭,两个孩子坐在桌边静静地吃着饭,看着他们天真无邪的模样,杨凤兰的心流泪了。

  思涵和思宇看到妈妈老是在望着他们,而且面容憔悴,就关切地问妈妈是不是生病了,要不要去医院看看。

  杨凤兰就安慰他们两个说妈妈只是有点不舒服,没啥事,你们赶紧吃饭上学去吧!要不然迟到了,老师会责怪的。

  等到两个孩子上学之后,杨凤兰跟着赵文凡离开了赵家沟村。

  自从远离了赵家村,远离了两个年幼的孩子,杨凤兰才感觉到以前平凡的日子是多么幸福。

  可是,她还有脸再回去吗?

  两个孩子从此失去了妈妈,在他们幼小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  思宇整日里嚷着要见妈妈,可是妈妈却不知道在何处。

  一天下午,思宇上学路上一走神,路边突然来了一辆卡车,他避让不及,不幸被卡车撞倒在地,当时有好心人慌忙拨打120急救,可当急救车到来时,孩子已没有了呼吸。

  张淑礼是在孩子出事后一个小时知道这个噩耗的。

  他不停地呼唤着思宇的名字,遗憾的是思宇再也没能睁开他那双清澈的眼睛。

  张淑礼感到天都快塌下来了,思宇可是他全部的希望啊!

  张淑礼失魂落魄地回到家中,张思涵已经放学回来了,正趴在桌子上写字。

  张淑礼就嘱咐她快点儿做完作业,然后早点休息,明天还要上课。

  张思涵就问弟弟到现在怎么还不回来,张淑礼就悲伤地告诉她:你弟弟去遥远的地方了,再也不可能回来了。

  说罢就把事情的经过向她陈述了一遍。

  张思涵泪眼汪汪地呼喊着思宇,思宇,你在哪里呀……

  第二天,张淑礼处理了张思宇的后事,亲戚朋友都来了,都对思宇的不幸遭遇深表同情,同时也劝张淑礼节哀顺变。

  葬礼持续了一整天,张淑礼和女儿思涵哭得死去活来。

  是啊,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,搁谁身上谁不心疼?那天下午,送葬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向后山坡出发,哭声雷动,哀乐声一片。

  人们在坟前久久地站立着,为了这个年幼的孩子……

  张淑礼忙完了思宇的后事,就像得了一场大病一样,人整整瘦了一大圈。

  他在家中休息了一个多星期之后就又重新回到学校了。

  照他的意思,孩子们不能没人教,决不能因为个人原因耽误了人家。

  不过,他在学校里虽然课讲得还如从前一样生动,尽心尽责,但那笑容却是勉强装出来的。

  他始终未能走出儿子去世的阴影,就这样靠意志力继续着平静的生活。

  故事又回到开始,张淑礼越发觉得那鬼影像自己的前妻杨凤兰。

  这天晚上,张淑礼一个人带着手电筒悄悄地向后山坡走去。

  果然,他又看到了那团白色的鬼影,只不过他看清楚了,这个鬼影明显是一个人形。

  他走近鬼影,只听那鬼影对着坟前轻轻地在啜泣。

  她断断续续地说道:思宇啊,是妈妈对不住你啊!妈妈不该离开这个家,不该离开你们,是妈妈害死了你啊!妈妈对不起你啊……果然是她!张淑礼对她的背影喊了一声:凤兰,是你吗?杨凤兰吃了一惊,但随即明白过来是丈夫的声音,她哽咽道:淑礼,我对不住你啊!我被那个姓赵的给骗了,是我害死了思宇啊!

  什么都别说了,只要你能回来就好!跟我回家吧!思涵可想你了!就这样,夫妻俩踉踉跄跄互相搀扶着下了山……

  原来,杨凤兰跟赵文凡私奔之后,赵文凡很快就跟她玩腻了,又找了个风姿绰约的小女人,就把她给甩了。

  她欲哭无泪,咎由自取,离开赵家后靠捡垃圾为生,晚上就睡在桥洞里……

  至此,赵家沟村闹鬼事件真相大白,张淑礼和杨凤兰重归于好,又开始了平静的生活……

 
热点推荐
在线背单词
小学数学
电子课本
在线识字
关于我们 |  我的账户 |  隐私政策 |  在线投稿 |  相关服务 |  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2002-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精灵儿童网站
联系我们(9:00-17:00)
电话:010-52523356
邮件:ask060s@12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