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太空里钓星星

2008-10-12 葛冰幽默奇幻童话星系  | 细缝 金属门 东西向 

  听了丁点儿老师的吩咐,我从书包里拿出那张纸,贴在墙上,用力一吹气,纸门涨大,又变成了光闪闪的金属门。我用手一推,门没有开,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了。我使劲用肩膀一撞,“咯吱”一声,门裂开了一条细缝儿。

  “再用劲儿就能开了!”我后退一步,准备再撞一次。

  “等一等!”丁点儿老师叫住我。然后她低下头去,从背着的小挎包里拿出两个玩具标枪和玩具盾牌。标枪像铅笔那么大,盾牌更小,比徽章大不了多少。她递给我一个小盾牌,说:“把它别在胸上!”

  “这是干什么的?”我有点奇怪。

  “可以保护你的身体,防止任何袭击!”丁点儿老师说着把另一个小盾牌别在自己的胸前。然后又递给我一个小玩具标枪。“注意,如果有凶恶的东西向你进攻,就使用这标枪!”

  我望着金属门,心里有点紧张,不知道门后躲藏着什么。

  “来!咱们俩一块儿把门撞开!”丁点儿老师说着,也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我们一同使劲,金属门吱吱扭扭地响着被推开了,门后并没有什么怪物挡着,只是门边的地皮、墙壁都歪歪扭扭,错了位置。怪不得门这么难开!我松了一口气。再定睛一看,不由得把嘴巴张得老大,这是怎样一副凄凉景象啊!

  大厅顶部和四周的紫色花朵都枯萎了,黑灰色的墙壁上起了一层层皱纹,还有一片一片暗黑色的斑块,就像人的老年斑一样。空中小河的水枯竭了,露出了灰色的河床及一些破碎的贝壳。地上的草枯黄了,灌木的叶子脱落光了,只剩下七零八落裸露的、干巴巴的枝杈。我吸了一口冷气,喃喃自语:“是冬天到了这儿了吧?”

  “不!‘四维空间’里永远没有冬天,它是在衰老!”丁点儿老师皱着眉头说,“你看,大厅的顶部在变矮,地面在长高,整个‘四维空间’在收缩。”

  我这才发现,“四维空间”比过去小多了。我担心地问:“它会收缩到多小呢?”

  “会无限地小下去,缩成苹果那么大,缩成枣核,米粒……直至最后完全消失。”丁点儿老师的声音十分沉重。

  我听着忍不住大叫起来:“您知道,我们还想在这儿练习踢足球,观测天体,游泳,搞野炊,玩探险,……许多许多活动呢!”

  “女生们也想在这儿搞夏令营呢!”丁点儿老师说。

  “您难道没有办法让它不变小吗?”

  “如果‘四维空间’是自然衰老,那么谁也无能为力,但如果是人为的……”丁点儿老师正说着,突然,我们听到一种奇异的声音。

  大厅的一块天花板在颤动,接着破裂开来,出现了一个圆圆的洞,从洞口可以望见外面漆黑的太空和闪烁的星球。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出现在洞口,样子像是海豚,可嘴巴特大。它晃着尾巴从洞口钻了进来,接着又进来一条,也是张着大嘴。

  “不好!一定是它们在捣鬼!”我本能地把手里的小标枪投了出去。

  小玩具标枪刚一脱手,倏地发出了红色的光,整个标枪变得通红透明,就像刚从熔炉里出来一样,丝丝地响着,向在空中游动的怪物射去。

  “不许乱来!”丁点儿老师紧张地叫着。几乎同时,她手中的小标枪也投了出去。她那小标枪蓝亮亮的,就像是冰制成的,透出一股股冷光,不过它不是射向怪物,而是朝我那杆红色的小标枪射去。两杆标枪撞在一起,就像冰遇到火焰,随着更强烈的丝丝的响声,冒出一团白气,然后两杆小标枪同时消失了。

  丁点儿老师示意我不要出声。我们默默地注视着。那两条黑色的海豚似的怪物,不慌不忙地在大厅半空中游动着。用它们的大嘴巴吞掉地面枯萎的花草,舔掉墙壁上垂下的折皱,然后慢悠悠地从洞口游了出去。丁点儿老师用脚一点地,飞到天花板上,她用那枚变大了的小盾牌将洞口堵住,一晃身体,轻轻地落了下来。

  “老师,这怪物是怎么回事?”我吃惊地问。

  “它们不是怪物,是宇宙间的有益生物,叫清道夫,专门吞噬太空间的垃圾,是这里的垃圾把它们引来的。”丁点儿老师说,“现在我们来调查一下,‘四维空间’的衰老是不是有人在捣鬼。”说着,她打开了自己的小挎包。

  我使劲地盯着,丁点儿老师并没有伸手到挎包里去拿,而是把拇指和食指放在嘴里,像调皮的男孩子一样,响亮地吹了一声口哨。真没想到,她吹的比我们班哪个男生都棒。

  “扑楞!”圆耳朵绿老鼠从小挎包里跳了出来,轱辘着黑眼珠,东张西望。闹了半天,得用口哨才能把绿老鼠招呼出来。怪不得,我先前偷看老师挎包时,什么也没看见。不过,说实在的,就是我真吹口哨,绿老鼠也未必出来,我口哨吹得不好,嘴唇老往上翘,发出的声音也是“吐噜吐噜”的。

  绿老鼠像鸟一样直立在丁点儿老师的胳臂上,丁点儿老师用另一只手拧拧它的耳朵,揪揪鼻头,绿老鼠的鼻头被揪出半尺长,她又用手轻轻地揉着,就像揉面团一样,把长鼻头揉成了一个绿色的圆球。圆圆的大鼻头坠在绿老鼠的嘴唇上,沉甸甸的,挺像一枚大青杏。

  “这是我的警犬,它赛过一千只狗!”丁点儿老师有点得意地说,又补充了一句,“邮筒里的考卷就是它闻出来的。”

  我忙把话岔过去:“那现在它闻什么呢?”

  “它想闻什么就闻什么!”丁点儿老师亲热地拍拍绿老鼠的脑袋。

  绿老鼠抖动一下圆耳朵,身体轻轻一纵,跳到地面上,像一只真正的纯种猎狗一样,身子伏地,吸溜着大鼻头,一点点向前闻着,把整个地面都闻了一遍。它又往墙壁上爬,我发现绿老鼠的爪子变成壁虎一样的吸盘,紧紧地吸附在墙壁上。沿着四壁兜了许多圈子,似乎仍然没闻出什么。绿老鼠又蹦到空中的河床上,小河已经没有水,只剩下一片灰色的地浮在半空中。它用鼻头贴着沙地吸了又吸,嘴里发出像老头一样得意的笑声。它的两爪抱着一个不知从哪儿弄来的小铲子,“沙沙沙”地刨起沙地来,不一会儿便刨出了一个深坑。

  “嘻嘻嘻!”绿老鼠丢掉小铲子,快活地笑着,从沙坑里捧出一个彩色的金属球来,球面上是一个个的小方格,挺像我们玩的魔方,不过这魔方是圆形的。绿老鼠同我一样,显然以为找到了一件好玩的玩具,它兴高采烈地摆弄着金属球。

  “千万别动!”一直愣愣地盯着的丁点儿老师醒悟似的大喊。

  可是已经晚了,绿老鼠用爪尖抠开了金属球上的一个小格子,球体里发出了一阵使人震颤的奇异的响声。我感到自己的耳膜都要炸裂。绿老鼠慌忙丢下金属球,金属球上敞开的小窗口射出一束银白色的光泽,罩住了绿老鼠,要把它吸进去。绿老鼠惊叫着,扭动着身子用力抵挡。

  “你吸不走我!你吸不走我!”它嘴里发出了顽强的叫声。绿老鼠的身体在涨大,变得像一只猫、一头牛……它的身体涨得如同一头大象了。它愤怒地挥舞着巨大的爪子,沉甸甸的躯体压得沙地在半空中颤抖。但银色的光泽也随着变大,紧紧地吸附着它。绿老鼠终于支撑不住了,浑身的绿色变浅,变成了一团模糊不清的影子,慢慢地消散了。金属球收敛了白色的光泽,又静静地呆在沙地上。

  “绿老鼠完了!它被‘时空衰老器’毁掉了!”丁点儿老师伤心地说,“不过,它也帮我们查清了‘四维空间’的衰老是‘时空衰老器’在作怪!”

  “时空衰老器?”我感到很惊讶。

  “是的,就是那个金属球。一定是魔法大学的一些人放置的,他们想毁掉这个‘四维空间’,于是利用这种装置使它加速衰老消亡。”

  “我们赶快毁掉这个机器!”

  “没有用,这种可怕的装置一启动起来,就会不停地运转。唯一的办法就是完全消耗掉它的能量。我们试试看!”丁点儿老师说着,又去低头翻她的小挎包。

  我发现,这个小挎包似乎和圆桶婆婆围裙上的大口袋一样,什么都可以拿出来。但她的小挎包比那个大口袋,显然要漂亮多了。

  丁点儿老师从小挎包里拿出了两套宇航服。这种服装轻极了,像蛙人穿的潜水衣一样。背上还有一个小推进器。我戴好宇航帽,手里拿着一个带按钮的金属棒,学着丁点儿老师的样子,按动宇航服上的一个钮扣,背后的推进器立刻喷出了气流。我就像一枚小火箭一样,跟在丁点儿老师身后,冲上大厅的天花板,从那个洞口飞了出去。

  我们在无边无垠的暗蓝色的太空中飘行。那情景真是难以形容。远处,无数的星球在闪烁,一串串的流星,像萤火虫一样,从我们身边飞过。

  丁点儿老师的嘴在动,听不见声音,我却能感觉出她在说:“用这些流星去消耗掉‘时空衰老器’的能量!”她一按金属棒的电钮,“唰”,金属棒尖端放射出网状的纤维光束,罩住了一片飘过的流星群。用“网”来捕捉星星,真是太有意思了。

  我奋力向流星多的地方飞,撒出“网”去,捕了一大片。眨眼间,小流星全顺着网滑进了金属棒。我捕了一网又一网,猛然间,我看见前面飘过一串流星,个个都有脸盆那么大。我冲过去,按动了电钮,但马上又有点后悔,那么大的“鱼”还不把网撞破了?但很快就发现这种担心太多余了。金属棒撒出的网变得又粗又大。一下子把这些“鱼”全罩住了,通通装进了金属棒里。真奇怪!这么点儿的金属棒,多大的东西都能装进去。

  我想试一个更大的,用眼睛东瞄西瞄,终于又发观一个。这个流星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,只不过离我稍远了一点。我正想飞过去,丁点儿老师一边撒网一边用手对我比划说:“你不用过去,只须按动第二电钮,用海杆钓就成!”

  我低头一看,金属棒的下端果真还有一个按钮。我用力一按,“唰”,一道白色的光带从金属棒顶端射了出去,在空中打了个亮亮的弧线,落到那颗流星上。“滴溜滴溜!”“鱼线”在缩短,把“大鱼”拽了过来,吸了进去。

  捕了一个多小时,金属棒握在手里有些沉甸甸的了。我发现,丁点儿老师的金属棒好像出了点问题,棒里射出的银线钓着一个挺大的“流星”却吸不进去。丁点儿老师费劲地扯着鱼杆,在空中甩来甩去,那情景就像真正钓鱼时,鱼漂被水草挂住了,需要甩掉似的。

  “我来帮助您!”我朝丁点儿老师大声喊。

  “不用!不用!”丁点儿老师连连摆手。

  “是不是金属棒出了问题,钓不进去这条鱼?”

  “不!不!我想放掉它!”丁点儿老师表情颇为尴尬。

  “为什么放掉呢?”我好奇地问。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误钓到了一颗人造卫星。”丁点儿老师的脸红红的。

  人造卫星!太有意思了!我正想仔细看看,丁点儿老师已经让人造卫星脱了钩。

  真遗憾,这颗人造卫星要是让我钓到就好了。

  “瞧着吧,今天晚间国际新闻准会报道一颗人造卫星出现故障的消息!”丁点儿老师尴尬地嘟囔。

  我更感到遗憾了。要是我多好!遨游太空钓卫星,简直有了可以和所有同学吹牛的资本了。我瞪大眼睛,四下寻找,可惜再没有第二颗。丁点儿老师放掉的那颗卫星,正朝远方的天边滑去,我想甩海杆……

  “别捣乱!”丁点儿老师一眼就发现了,马上制止我。

  我们又钻回了“四维空间”,发现天花板与地面的距离更短了。球形的“时空衰老器”还放在沙地上。我同丁点儿老师把金属棒的尖端放在金属球上。金属球发出轰轰的怪响,我们的胳膊都随着金属棒在剧烈地抖动。

  “‘时空衰老器’在毁掉这些流星,在消牦它自己的能量!”丁点儿老师注视着金属球。

  “这金属棒装了多少流星?”我问。

  “至少也得有十几万吨吧!”丁点儿老师微微一笑,告诉我,“因为你曾经是魔法大学的学生,所以才能拿得动这金属棒。”

  我有点得意,心想,我岂止是学生,还是校长呢!不过我嘴上没说,人应该谦虚。

  两枚金属棒里的流星全被毁掉了,于是我们又去捕捉。等我们再飞回“四维空间”,发现它缩得更小了,整个大厅变得只有两间房子大了。丁点儿老师的脸色骤然阴沉下来。

  “不行!这个办法不行!这里面能量太多了!”

  “我们可以日夜不停地干,像愚公移山那样!”

  “可是,如果不能把它的能量一下子消耗光,它仍会自行补充的!”丁点儿老师气愤地盯着“时空衰老器”沉默了一会儿,她咬着嘴唇说,“看来,只有用这唯一的方法去试试了!”

  “什么办法?”

  丁点儿老师没有回答,扬起眉毛注视着我,亲切地说:“你先回去吧!”

  “为什么让我一个人回去?您呢?”我不安地问。

  “不用管我,你先回去!”丁点儿老师的声音有点颤抖。

  “不!您不走我也不走!”我固执地回答。

  “你必须回去!”丁点儿老师似乎发火了,不由分说,把我推出了金属门。

  门在我身后关上了,我又独自一人站在办公室里了。我应该马上回去,说不定丁点儿老师会遇到什么危险呢。我把纸门贴在墙上,憋足了力气猛吹。我使的力气好大,金属门竟直接被我吹开了。

  “四维空间”里已不见了丁点儿老师的踪影。我连忙起动背上的推进器,从天花板上的小洞钻入了宇宙空间。前面不远的地方,有一个小点子在游动。我奋力向前飞去,越来越近了,能看清楚是丁点儿老师在前面正朝着一个巨大的星体飞行。这颗星体在地球上也许小得看不见,但对我们来说却太大了,看不见那个星体的轮廓,撞入眼帘的是一座红褐色的火山岩。我恍然明白了,了点儿老师是想拖来这个巨大的星体。可是为什么不用我帮忙呢?两个人的力量比一个人的力量大呀!

  这时,往前—飞行的丁点儿老师回过头来,发现了我:“回去!回去!”她急躁地朝我摆手,看我越来越近,她竟满面通红地挥起拳头来。

  “我来帮您!”我大声喊着。

  “这太危险!”丁点儿老师往后推我,“这么大的星体,我们从来没有弄过。如果我们力量战胜不了它的吸力,就会被牢牢地吸在上面,永远呆在这儿了!”丁点儿老师也大声喊着。

  我们都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引力,把我们向那颗大星体拉过去。想一想,弄不好,将要在这冰冷的空间,没有任何生命的陌生星球上永远呆下去,真有点可怕。可再一想,丁点儿老师是那么热爱我们学生,为了我们肯牺牲自己,我心里顿时热乎乎的,浑身的血液直往头上涌。我紧紧拉着丁点儿老师的手,向大星体快速飞去。我们的身体和冰冷的岩石接触了。

  “用力推!”丁点儿老师叫着。

  我们俩拼命推,可星体纹丝不动。我们想后退,可退不到一丈远,又被吸了过去。

  “我不应该让你来冒险!”丁点儿老师眼里闪出了泪花,“我们没有这种力量,除非魔法大学校长……可这不可能,他决不会这么做!”

  我心里“咚”的一跳,咬着牙齿一字一字地低声念:“以魔法大学校长的名义,推走这个星体!”我的胸前像有个烧红的热铁片,烫得我浑身颤抖,那是我佩戴的那枚校徽,闪出一束束红光,上面写的已不是“请勿喂零食”几个字,赫然入目的是“魔法大学校长”几个字。

  “校长的徽章在你这儿?这回,我们有救了!”丁点儿老师惊喜地叫了起来。她嘴里不知飞快地念着什么,反正校徽离开了我的胸前,在空中飞着,变成了一枚尖尖的钻头飞到星球的另一边去了。

  “这个办法妙极了!”丁点儿老师笑着拍手叫,“它飞到那一边,把星体中心的岩浆钻出来,作为推进器。”

  丁点儿老师猜得不错,星体的另一端已喷射出火流,整个星体颤动了一下,像发射的火箭一样,载着我们,缓缓向前飞去。“四维空间”越来越近了,一个红色的亮点沿着岩石划到我们这边。丁点儿老师一把抓住我的手说:“赶快离开!”

  靠着这徽章的魔法,我们居然轻而易举地飞开了。巨大的星体眼看就要与“四维空间”撞到一起了,突然,从“四维空间”的破洞里,飞出了小金属球。金属球放出白色的光泽,把大星体罩住了。随着刺耳的声音,大星体在一点点地缩小,消失,最后完全看不见了。小金属球“砰”的一声碎裂成粉末了。“时空衰老器”的能量用完了,毁灭了,空中飘着一股绿烟。丁点儿老师满脸欣喜,伸手一抓,将那股绿烟放进口袋里,“绿老鼠还活着?”我大声问,她微笑着点点头。

  我们又钻进了“四维空间”。啊!又是一片春色了,大厅的四壁碧蓝透明,茂盛的草坪嫩绿嫩绿的,潺潺的小河水在空中流淌。一切都和我们第一次看见的一样。

  “你可真行!”丁点儿老师称赞我,“只是你怎么把校长的徽章给偷来了?”

  “不是偷的,这本来就是我的!我就是校长!”我带着十二分得意。

  “你又在撒谎!你这个神偷!”丁点儿老师按按我的鼻头。她忽然叫了起来,“哟!那徽章怎么没了?”

  我摸摸胸前,神气地说:“它又回到我这里来了!”我想起过去怎么也甩不掉它的情景,这次当然也甩不掉。

  “那不是校长的徽章,是学生的,魔法大学学生的!”丁点儿老师扬起下巴,朝我胸前一努嘴。

  我低头一看,怎么搞的,上面又恢复了“请勿喂零食”几个字。

  “校长可不好冒充哟!”丁点儿老师嘲笑我。

  “决不是冒充,我有证据,我……”我突然闭住了嘴巴,是的,一个男孩子屁股上的字,怎么好意思让女老师看呢。

  吃过晚饭,我打开电视机,里面正播放国际新闻,说有一颗人造卫星由于受流星的干扰,有五分钟偏离了原来的轨道。我忍不住笑了,什么流星的干扰,是丁点儿老师在太空间钓星星钓错了。她上了电视了,全世界都知道了,当然也有我。我看见屏幕上只有两个小亮点,那么我在哪儿呢?怎么不发光呢?

  女播音员一本正经地说:“请看,人造卫星和那颗流星在互相吸引。”

  我说:“不是互相吸引,是卫星上钩了。”

  女播音员又说:“现在,人造卫星依靠自己的能量摆脱了流星!”

  我又说:“什么摆脱?是丁点儿老师放了它,要是不放,它甭想跑掉。”

  这么快活地说着,我觉得有些口渴,跑到桌边,凉瓶里空空的,凉水杯里倒有满满一杯水。可杯子边上掉了一小角儿,这么喝会扎嘴的,于是我把杯里的水倒进凉瓶,准备直接用凉瓶喝。

  凉瓶里的水波在微微晃动,我忽然发现水中好像有什么东西,我忙把凉瓶放在桌子上,蹲下身来侧着看。我的眼睛没花,水里有两个人的下半截的影子,只有四条腿而没有上身。这时候,我才注意到,凉瓶的玻璃上刻着许多稀奇古怪的花纹,像是图案,又像是文字。它们刻得太浅了,不仔细观察,根本发现不了。我隐约感到,这不是普通的凉瓶。望着浅浅一层水中,竖起来的四条小腿的影子,我猛然灵机一动:会不会是水放得太少了?我跑到厨房,打来半盆凉水,慢慢地倒入凉瓶中。

  我猜得不错,随着凉瓶水层慢慢往上长,水中晃动的影子上半身也渐渐显现出来。是两个小人的影子,一高一矮,他们的身体好像是用透明的琥珀色玻璃制成的,连眼睛、嘴巴、鼻头都是琥珀色,看不出是什么表情。小人的胳膊上都戴着一个蓝十字臂章,他们显得很忙碌,正急急忙忙地架起一台天文望远镜,镜筒对着电视机的屏幕。啊!他们想看电视,电视机里又在重新播放人造卫星偏离轨道的图像。

  高个的小人影望着望远镜里说:“喂,找到了,她在那儿,在太空里钓星星!”

  听口气,他是说丁点儿老师,我不由得屏住了呼吸,把耳朵贴在凉瓶上。

  凉瓶里,矮个的影子也凑过去看望远镜,他个头又胖又矮,使劲欠脚伸脖子。“啧啧,”矮个子遗憾地咂巴着嘴,“可惜她是老师,不是学生,不然我们可以直接把她抓回去!”

  他们要抓丁点儿老师,我吓了一跳,这两个小人影是什么人,会不会跟魔法大学有关呢?

  电视机里开始播放其他新闻,凉瓶里的高个影子,一边收望远镜,一边对矮个子说:“我们还是小心为妙,老师的魔法比一般学生厉害得多,说不定我们对付不了她,反而暴露了,她会躲到更隐蔽的地方去。”

  矮个影子说:“我们先回去报告教务长吧!”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东西,放在地上,然后撅着屁股,用嘴使劲吹气。那小东西渐渐涨大了,是一辆警车,车身上也有蓝十字,车头上挂着个小牌子,上面写着几个芝麻大的小字“魔法大学校卫队”,果真是魔法大学的。两个小人影扛起天文望远镜上了警车,不知怎么搞的,警车的影子又剩下一半了。仔细一看,原来凉瓶里的水已经下去了一大半,又快到底儿了。奇怪,凉瓶也会喝水?我急忙把脸盆里的水又倒进去。瓶水渐渐满了,可以清晰地看到蓝十字警车在急速奔驰。我明白了,大概这奇异的凉瓶也和电视机一样。看电视机里的图像要用电,看这凉瓶里的图像要用水。我要不断地供应水,紧紧地跟踪他们。

  蓝十字警车的影子在水中晃动,它的车轮转得太快,连周围的水都闪着光。警车的前面突然出现了一座巨大无比的钟表,眼看就要撞上了,可警车仍不减速,这下他们要完了,我本能地一闭眼睛。然而,蓝十字警车就像有穿墙术,竟毫无损伤地穿过了巨大的表盘,在钟表里行驶开了。它颠颠簸簸地沿着钟表里的大齿轮兜圈子,绕过一个又一个齿轮,钻进了钟表的发条,猛然加快了速度,沿着光滑的发条轨道,圈子越兜越小,向发条中心旋去。渐渐地,它几乎缩成了一个蓝色的小亮点儿,我真担心看不到它了。这时候,瓶里突然一亮,蓝十字警车又涨大了。原来它已经冲到了钟表的背面。

  钟表的背面竟是一座奇异的城池。但城池是半截的,我急忙又抓起脸盆往凉瓶里倒水,这下,整个城池全都显现出来了,我惊讶得张大了嘴。我敢说这至少是几百年或上千年以前的古城。闹了半天,蓝十字警车钻钟表,钻回了古代。

  古城的路面是用青石板铺成的,两边有一座座牌楼,店铺门口挂着牌匾、酒旌“茶”招,还有“钱庄”、“当铺”,街上行走的人也都个个长袍、宽袖,羽扇纶巾,穿着厚厚的硬底鞋,四平八稳地迈着方步。我想,这些人看着蓝十字警车一定会觉得很新鲜,因为那个时代根本不会有汽车。可街上的人谁也没注意,原来不知什么时候,警车已变成了一辆马车,在青石板上“嗒嗒”地跑着。两边变成了黄琉璃瓦的红色宫墙,墙外站着一队队身披铠甲、举戈执刀的士兵。啊,两个小人去宫殿了,难道魔法大学设在皇宫里?

  马车进了朱红的大门,前面高大的宫殿、亭台楼阁,马车斜驶上台阶,绕过正面的大殿,跑到旁边一座小小的亭台上。台子上有一座模型式的小宫殿,宫殿伸出个木雕龙头,从龙头嘴滴嗒滴嗒地往下滴水。我一下子就认出来了,我在历史博物馆见过,这东西叫“滴漏”,是古代计时的“钟表”。大概警车又要钻“钟表”了。

  我猜得不错,蓝十字警车已恢复了原样,但又缩小了,飞速开进了滴漏,在里面的水中旋起了一个个漩涡,不断向漩涡中心转去。我这边,顾不得再细看,赶快往凉瓶里添水。

  凉瓶里面又是一闪,蓝十字警车驶出了“滴漏”,来到了更古老的时代。它飞快地在茂密的原始森林里穿行,掠过了许多几乎叫我吃惊的动物,我看到了恐龙、剑齿虎、肿骨鹿,还有在天空飞的翼龙,当然,它们在凉瓶里只有花生米、黄豆粒大小,而且都是影子,但如果用照相机拍下来就太棒了。但我不能够,我得跟踪它们。

  凉瓶里的光线突然暗了下来,我使劲添水,还是越来越暗。原来,凉瓶里的原始森林已经到了晚上。一轮金黄色月亮的影子照耀着森林,投下一束束银白的光带。啊!蓝十字警车又顺着月亮的光带向上开去了,真是妙极了!我想,车里如果坐的不是跟丁点儿老师作对的小坏蛋儿,说不定我会喜欢它的,而且肯定比大壮喜欢他的小狗更厉害。

  月亮的光带上出现了一座亮亮的门,像是飘在白雾中,轻轻地浮动,闪着淡绿色透明的光。门上有“魔法大学”几个字。

  “魔法大学!”我几乎要叫出声来。我尽顾着高兴了,没注意到凉瓶里的水又快光了。直到里面的门由上而下,一点点消失,我才发现里面的水只剩下一点点了。天呀!连脸盆里的水也光了,我跌跌撞撞地冲进厨房,又端着水飞快地倒进去。图像总算又出现了,可浮动的门早不见了。

  蓝十字警车朝着一个巨大的蚕茧状房屋开去。这房子虽然外面特别漂亮,而且固定在绿色的冰面上一动不动,但我马上看出,这是黄眼老头的大蚕茧。大蚕茧一头的圆形门打开了,蓝十字警车开了进去。

  里面真大,简直比“四维空间”小不了多少。房子中间,有个大方台子,台子上的笔筒里放着许多大笔,每个都有扁担那么长。台子上铺着一张大纸,黄眼老头正抱着一支硕大的钢笔在大纸上画“×”字。房间四周排满了一个个小抽屉,从地面一直排到天花板,挺像中药铺里的那些小格子,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。

  蓝十字警车“吱溜”一声停住了,两个琥珀色的小矮人从车上跳下来走上前,恭恭敬敬地向黄眼老头敬礼,“报告教务长!我们找到丁点儿老师了。”

  “她在哪儿?”黄眼老头把大笔一丢,跳下了台子。

  “在大光明小学!”

  “大光明?”黄眼老头的眉毛皱得像两条毛毛虫,“好像我们有一个学生就跑到那儿去了,现在又加上一个老师!”

  我猜想,黄眼老头说的学生就是我吧。

  “报告教务长,”矮个小人说,“我们在大光明小学侦察了一天,发现丁点儿老师先是运用魔法使学生到长白山旅游,并且还偷了我们的一条‘半小时牌’牛仔裤。”

  我想,这可真是冤枉丁点儿老师了。“半小时牌”牛仔裤可和丁点儿老师没一点关系,是我拿的。

  “报告教务长!”高个小人说,“丁点儿老师还教学生在校园里飞,让大光明小学的校长在空中翻跟头!”

  “让袁校长翻跟头,真有失体面!”黄眼老头恨恨地说。

  矮个小人忙添油加醋,“还不只翻了一个,连翻三四个!”

  这也是冤枉丁点儿老师了,叫袁校长翻跟头的是我,其实我也只叫他翻一个,其余的三个,绝对都是袁校长自己愿意翻的。

  黄眼老头双手抱肩问:“现在那儿的‘四维空间’怎么样?你们带去的‘时空衰老器’把它毁掉了没有?”

  两个小人一下子卡了壳儿,你看我,我看你,大眼瞪小眼,不敢吭声。

  “怎么不说话?”黄眼老头厉声问。

  “报……报告……教务长,起初,事情很顺利,”高个小人结巴着,“我们启动了‘时空衰老器’,‘四维空间’迅速衰老。但是后来……”

  “后来怎么样?”黄眼老头看着他的脸问。

  “后来,丁点儿老师捕捉星星,消耗‘时空衰老器’的能量,拖来一颗大星体把它毁了!”高个小人胆怯地说。

  没等他说完,黄眼老头便吼叫起来,“这不可能,丁点儿老师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大的魔法!你在撒谎!”

  “真的毁了,她还救了一个学生,没有让他被大流星吸走!”矮个小人壮着胆辩解。

  “我很快就能证明你们是在撒谎!”黄眼老头冷笑着说,“哼,也许你们一点没有想到,派你们去的同时,我还放出了遥控电子蜂。”说着,他从口袋里取出小盒子,拉出一支细长的天线,按动盒子上的电钮。一阵嗡嗡嗡的声音由远而近,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一只蜜蜂,落在黄眼老头耳朵上,朝他耳朵里嗡嗡叫了一阵,黄眼老头的脸色渐渐缓和了,“看来你们没有撒谎,它所看到的和你们相同。但是,我们必须要首先治服丁点儿老师,我准备派你们去。”

  “我们?”两个小人一齐失声大叫,“我们的魔法可比不过她!”

  “比得过的,”黄眼老头阴险地笑着,“这次我带你们一起去,采用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肚皮里的战术。我要把你们连同蓝十字警车一起变得小小的,小到如同看不见的细菌,放到针管里,给那位丁点儿老师打上一针。你们就可以顺着她的血管进入她的大脑,把那些储存魔法的细胞通通毁掉,那她就半点魔法也不会用了!”黄眼老头狂妄地笑着,很为自己这个办法得意,“当然,首先要使丁点儿老师得一场病,最好送她一点感冒病菌,我们来看看,她现在在做什么。”黄眼老头说着,跳上了台子,从笔架上抱起一杆大笔,不!不是笔,是个长长的单筒望远镜。他举起望远镜,眯缝起左眼,镜筒正朝着我这边,而我竟然还傻呵呵地看着凉瓶,直到看见望远镜筒里黄眼老头的右眼恶狠狠地盯着我时,我才醒悟过来,可是已经晚了。

  “有人在偷看!又是那个坏小子!”黄眼老头丢下望远镜气急败坏地叫。他从口袋里取出什么东西狠命一扔,仿佛是个石子,在波纹中飞速旋转着,“啪”地一声,竟把凉瓶砸了个小洞,“咕嘟嘟”,里面的凉水全流了出来。

  我猛地感觉右眼好像有粒沙子钻了进去,一阵刺痒,赶忙用手去揉。等揉完了,低头一看,只剩下破了洞的凉瓶和一桌子水,什么幻影也没有了。我的眼睛却肿胀起来。

  网友观点
    很菜
    好文
《在太空里钓星星》摘要: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了。我使劲用肩膀一撞,“咯吱”一声,门裂开了一条细缝儿。“再用劲儿就能开了!”我后退一步,准备再撞一次。“等一等!”丁点儿老师叫住我。然后她低下头去,从背着的小挎包里拿出两个玩具标枪和...
相关文章[北京童谣] 对歌读古诗,游太空
[自然类] 夜空望星星小班数学:摘星星
如何正确引导孩子阅读 引导孩子阅读的方法
亲子阅读的好处 亲子阅读的小技巧
怎么让孩子爱上阅读 告诉你五个让孩子爱上阅读的
什么是早教机 早教机对孩子有帮助吗
20种方法培养孩子阅读 让阅读成为孩子终生的习惯
阅读对孩子成长有什么意义?让阅读成为孩子的生
美国的孩子阅读能力强 他们的阅读能力是如何养成
如何培养孩子爱阅读的习惯 5个好习惯培养孩子爱
孩子不爱看书,别担心 五个小游戏让他爱上阅读
亲子阅读是最好的早教 家长必知

最近更新

 
热点推荐
宝宝发育测评
宝宝营养知识
宝宝营养需求
关于我们 |  我的账户 |  隐私政策 |  在线投稿 |  相关服务 |  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2002-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精灵儿童网站
联系我们(9:00-17:00)
电话:010-52523356
邮件:ask060s@126.com